为了“天下无疟”—— 他们结成“抗疟者联盟”

2019-5-09 10:35     来源:凤凰网     

最近,你被剧透“复联4”了吗?其实乐动君没看电影之前就猜到了剧情:一群超级英雄聚在一起打怪兽拯救地球(此处应有狗头)……这个剧情听起来耳熟能详,其实现实里也存在着:在我们周围,也有很多人团结在一起,形成“联盟”对抗人类共同的敌人,比如疟疾。

疟疾看起来很遥远,但是猜猜全球每年还有多少人依旧受到疟疾的困扰呢—— 大约是30亿。然而在更早的时候,全世界唯一对疟疾的研发做投入的是美国军队—— 而且因为越战的中止,这项投入也随之停止。

所幸的是,神秘的地球组织“抗疟者联盟”日渐壮大,他们来自世界各地,他们不是超级英雄,但他们都为#消灭疟疾# 这一目标而努力着。

从玩开始:一切只为公益

在IOS平台上有一些公益游戏,目的在于让使用者从玩游戏开始爱上公益。

《噩梦:疟疾(Nightmare: Malaria)》是由Psyop Games 联合反疟疾基金组织推出的一款冒险游戏。梦里一场突如其来的疟疾打破了小女孩原本美好的生活,她来到自己的体内,在微观世界下,血管、细胞、血小板、甚至可怕的病毒都清晰可见,游戏中她要面临的最大敌人就是传播疟疾的推手—— 蚊子。

在游戏中,玩家使用虚拟摇杆,控制小女孩移动与跳跃,需要躲避蚊子越过重重关卡,沿途收集她的玩偶泰迪熊,这一过程让玩家看到她的顽强与对抗病魔的勇气,还普及了疟疾的相关知识,唤起公众对疟疾的重视,可谓“寓教于乐”,将游戏与公益结合在了一起。

《豪斯医生》中令人迷惑的“脑疟”

在美剧《豪斯医生》中有一集的情节是,一个男作家突然出现了晕厥和失语,进一步发现他无法画出完整的头像,又怀疑是患上了失写症,初步诊断有滥用药物、脑外伤等可能。

之后,在做脑电图的时候患者出现了呼吸困难,这发现了第2个重要症状——胸腔积液,这时候尿检查出了冰毒的成分,这不由得让医生们怀疑鼓吹戒毒的他在撒谎。然而这时候患者出现了发热,主人公豪斯认为患者得的是病毒性脑炎,经过一系列复杂的检查与“看似合理”的猜测之后,最后的血涂片找到了真正的病因—— 脑型疟疾。

脑型疟疾是属于重型疟疾的一种,是十分凶险的疾病,厚血薄镜检是最可靠的检查方法,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电脑分析没有找到病因,从这里面可以得出一个经验,不能过分依赖电脑和机器,有时候手工检查的方法反而是最准确的,就如同以前闹的沸沸扬扬的“茶水尿液”事件一样……

后来,《豪斯医生》的演员劳里(Hugh Laurie)参加了一个名为“疟疾必须消失,才能让百万人活下去”(Malaria Must Die, So Millions Can Live)的抗疟疾运动。在该机构发起的宣传短片中,劳里说道:“每花1美元用于结束这种疾病,就有36美元的好处,因为孩子和成年人可以继续上学或工作。”他呼吁“使用更智能的工具和更快的投资,一劳永逸地战胜疟疾这种疾病”……

贝克汉姆用九种语言“抗疟”

同样参加了“疟疾必须消失,才能让百万人活下去”抗疟疾运动的,还有退役足球运动员大卫·贝克汉姆,他也为之录制了一段宣传抗疟疾的视频。

视频制作人员使用了人工智能视频合成技术,制作了贝克汉姆的3D模型,使贝克汉姆能流利地用英语、西班牙语、基尼亚万达语、阿拉伯语、法语、印地语、普通话、基斯瓦希里语和约鲁巴语说话。

视频中,贝克汉姆向大众传达“疟疾不是一种普通的疾病,这是有史以来最致命的疾病”,“每两分钟就有一名儿童死于疟疾”等事实,以提高关于大众对疟疾与全球健康危害严重性的意识。

事实上,这些“幕后的声音”来自世界各地的疟疾幸存者和一些共同致力于抗击疟疾的活动人士。在视频的最后,贝克汉姆用英语说道:

“如果所有人的声音汇合在一起,那些决策者就会倾听。”

篮球明星库里:请大家与我一同抵抗疟疾

斯蒂芬·库里(Stephen Curry)是著名的NBA篮球运动员,效力于勇士队,2014-15、2016-17、2017-18赛季三次随勇士队获得NBA总冠军,两次当选常规赛MVP……战果累累的他拥有大量的粉丝,同时,他也是三个孩子的父亲。

库里在Instagram上写道——“作为一名父亲,没有什么比不能保护自己的孩子更令人感到难过。几年前,我随公益组织“nothing but nets”(nets此处指蚊帐) 一同前往了坦桑尼亚。在那里,我亲眼目睹了疟疾所带来的灾难性后果。这次经历永远地改变了我。在‘世界防治疟疾日’即将到来之际,我请求大家与我一同加入与疟疾抗争的行列。”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但再小的力量,也可以改变世界,每一顶小小的蚊帐都能罩住一个孩子和一个关于未来的大大的梦想。

抗疟?年龄不是问题

库里所提到的“nothing but nets”公益组织,还与一名00后小女孩有着密切关系,这个叫凯瑟琳的小女孩从5岁开始,坚持做公益14年,拯救了非洲近100万个儿童的生命。

十几年前,才5岁大的凯瑟琳,看到美国公共电视播的非洲纪录片,片中说非洲平均每三十秒,就有一个小孩因为疟疾而死亡。这给了年幼的凯瑟琳带来了巨大的震撼,她扳着自己的手指数着,一、二、三…… 三十,当数到三十时,凯瑟琳十分惊恐地对妈妈说:“一个非洲小孩死掉了,我们一定要做点什么!

小小年纪的她并不懂,还问道:“那小孩为什么会得疟疾?”

妈妈说因为疟疾是靠蚊子传染的,非洲蚊子太多。

“那他们为什么不用蚊帐?”

“因为这种蚊帐对他们来说,太贵了,他们买不起。”

妈妈以为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没想到年幼的凯瑟琳却记在了心里。

过了几天后,妈妈接到幼稚园老师的电话,老师说凯瑟琳没有交餐费。“妈妈,如果我在学校不吃点心,平常不吃零食,也不再买芭比娃娃,这样够不够买一顶蚊帐呢?”她的善心让妈妈很受感动,于是就带她去超市,花了十块美金,买了一顶大蚊帐,可以给四个小孩用。然后还打电话问在非洲做慈善的组织,看看如何把蚊帐送过去。

后来她们找到一个“只要蚊帐”Nothing But Nets 的组织,是专门送蚊帐去给非洲的孩子的。一个礼拜后,她收到“只要蚊帐”协会的感谢信,这让她备受鼓舞。在妈妈支持下,她们去到跳蚤市场摆摊,把她的旧书、旧玩具、旧衣服拿来卖,卖了钱好捐蚊帐。最后她捐的蚊帐被送到一个在加纳叫“斯蒂卡”的村子,那里有五百五十户人家。

她个人的努力是不够的,但幸好,凯瑟琳的善良带动了周围的人。她的邻居不仅跟她一同买蚊帐,他们的小孩也都加入其中,成为了“凯瑟琳的队员”。她还亲手做了给一个非洲家庭罩上蚊帐的演示模型,来展示蚊帐如何起到防治作用。之后去到小区、学校、教堂演讲,号召大家给非洲儿童捐赠。

在教堂演讲,她只讲了短短三分钟,就收到800元美金的捐款。于是她就开始到別的教堂去演讲,当她满六岁时,已经募集了6316美元。更让她开心的是:她收到了一封来自斯蒂卡村的信。村里的孩子写:“谢谢你给我们的蚊帐,我们看了你的照片,大家都觉得你很美!”

后来她还和她的队员们,给富比士杂志的富豪排行榜上的大亨,每个人寄一张。其中一张里写着:亲爱的比尔·盖茨先生,没有蚊帐,非洲的小孩会因为疟疾而死掉。他们需要钱,可是听说钱都在你那里……五个月后,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宣布:捐三百万美金给“只要蚊帐”协会。

并且,盖茨基金会还出资拍摄了一部名为《孩子拯救孩子》的公益纪录片,凯瑟琳也一起带到了非洲。她看到当地的孩子用笔在蚊帐上写着“凯瑟琳”,将这个救命的蚊帐叫做“凯瑟琳蚊帐”。这些蚊帐守护着他们度过了每一个蚊子横行的夜晚,斯蒂卡村现在也叫做“凯瑟琳蚊帐村”。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请来联合国基金会、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代表,以及NBA前主席David Stern。在凯瑟琳的见证下,各方达成协议:向坦桑尼亚、苏丹、乌干达、肯尼亚等非洲国家27处难民营的63万多名难民,长期捐赠防疟疾蚊帐。短短两年间,他们就已经筹集数十万美元购买帐篷运往非洲。而凯瑟琳也一直积极地宣传:“疟疾是可以预防的儿童大屠杀,我们可以让它不再发生!”这个视频后来被翻译成各国语言发到网上,号召更多人加入这个行动。

如今的凯瑟琳已经成年,在坚持公益的道路上,她坚持了12年,初心一直未变,她也因此获得了全球慈善大使奖。而她的善举,也改变了现状,现在非洲孩子患疟疾的死亡率已从每30秒延缓到每2分钟。在疟疾最严重的黑非洲地区,已有53%的人口拥有了这种经杀虫剂浸泡的特制蚊帐,和2000年时仅2%的覆盖率相比,进步巨大。

很多时候,孩子们的善良是多么的可贵,即使是陌生人,他们也能不计较得失地去帮助。

在“复仇者联盟”风靡全球的当下,在面对疟疾这个共同的敌人时,只要我们站出来,为之奉献一份自己的力量,那么我们也可以被称为“抗疟者联盟”的一员。

科技新闻传播、科技知识普及 - 中国科技新闻
关注微信公众号(kjxw001)及微博(中国科技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免责声明

华云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0


说点什么

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
相关推荐
  • 从2016年到2018年,国内通讯行业第二大厂商中兴两次被美国制裁,中兴在美国人的要求面前没有还手的能力,付出了高额的代价——两次被罚款超过20亿美元、董事会及管理层被全面更换,还要接受美国派人监管运营10年。2019年,华为也被美国制裁了,不过与中兴不同,华为选择了正面硬杠美国,尽管也有断供的可能,但是华为有海思的各种芯片,还有能力自研OS系统。华为正面应对的方式也赢得了国内大量支持,甚至一些黑
  • 5月23日晚间消息,北京市“扫黄打非”部门联合行动,查处晋江文学城涉嫌传播淫秽色情信息行为,关闭相关栏目、频道;对违法行为,执法机关将进一步追查。稍后,晋江文学城通过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将关闭部分栏目,停止更新原创分站15天。并将在有关部门和读者的共同帮助下认真开展自查自纠,进一步完善内控制度。5月23日晚,晋江文学城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晋江从来不是一个回避问题的公司,16年我们一直在努力,期
  • 受特斯拉关闭门店和裁员、马斯克与监管机构的冲突的影响,甲骨文联合创始人拉里-埃里森(LarryEllison)所持有的10亿美元特斯拉股份周四已经跌至5.8亿美元。埃里森是特斯拉第二大个人股东,仅次于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Musk)。自从他在去年12月底披露购买了这家电动汽车制造商300万股股票以来,特斯拉的股价已经下跌了42%。当时,特斯拉的股价约为315美元,周四收盘时已经跌至195
已加载全部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