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充电宝集体涨价,不同商家价格差距竟如此之多

2019-8-19 15:27     来源:华云网     

华云网8月19日讯(杨德霖综合)近日,有网友反应多个共享充电宝品牌在涨价,有的甚至已经飙升至最高6元/小时。

日前,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发布的《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行业发展分析简报》显示,2019年共享充电市场总体实现了稳步增长,至今用户规模达到1.5亿人次,逐步渗透商场、餐厅、机场及休闲娱乐等主流消费场景。

据艾媒咨询《2019上半年中国共享充电宝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宝用户规模增长将达到3.05亿人。目前基本形成了以街电、小电、来电、怪兽充电为主导的格局。其中街电、小电科技、怪兽充电、来电科技的用户份额分别为40.5%、23.6%、20.9%、11.7%。

如今,占据共享充电宝市场9成以上份额的企业“三电一兽”却全部涨价。今年3月,市面上大部分的共享充电宝最低价已由1元/小时上涨至2元/小时。在七夕期间,某些景区的共享充电宝价格甚至上涨到了5元/小时、6元/小时。

而且,在同一条街上,同一品牌的共享充电宝入驻的不同商家的计费标准不一样,甚至不同共享充电宝品牌在同一商家的价格也不一样。

据了解,街电、小电、来电、怪兽充电等多个品牌的共享充电宝,其现行的收费标准均为:不同柜机的收费都不同,具体价格以租借时显示页面的为准。

对于不同商家定价不同的现象,有客服回应称,计费标准是由当地的运营人员处理的,相关的收费标准主要是根据门店商家意愿调整的。同时,客服还透露,在安装设备的时候,工作人员就会跟商家沟通好定价,如果后续商家想更改收费,工作人员也会帮忙改。换句话说,共享充电宝的租赁价格可以由当地的商家和运营人员共同决定的。

网友对各共享充电宝品牌的变相涨价表达不满,并称,“我们普遍使用的5000毫安的充电宝也就是30-40元左右,出门在外租用几次电源就把一个电源钱用出来了。”

集体涨价对于消费者来说不太公平,但令人惊讶的是共享充电宝企业这波"骚"操作并没有影响用户继续使用,也没有对客单量造成影响。

换句话说,共享充电宝企业之所以敢涨价,也是因为用户习惯已经养成,在不知不觉中累计了一批稳定的客户群体。而且,短时间内电池续航能力不足的现象难以解决。

有观点认为,共享充电宝市场最大的变数,就是手机电池的续航能力。虽然短期内暂时看不到变化,但是如果高续航能力的电池或者无线充电普及之后,行业的前景似乎又得重新估量。

而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任何商品和服务都要讲究一个性价比,用一次充电宝感觉被坑了,物不所值是不会再次进行消费的。“如果当价格不断被抬高后,用户是否会抛弃共享充电宝?”这个问题有待商榷。

科技新闻传播、科技知识普及 - 中国科技新闻
关注微信公众号(kjxw001)及微博(中国科技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免责声明

华云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0


推荐阅读
  • 据中国交通新闻网报道,2月27日,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对嘀嗒公司进行了电话约谈。要求嘀嗒公司要服从疫情防控大局,落实好企业主体责任。目前,嘀嗒公司表示,已暂停进出京跨城相关业务,并将积极配合各级政府主管部门,继续扎实做好疫情防控和运输服务保障等各项工作。据媒体2月27日报道,嘀嗒出行陆续恢复了成都、重庆、昆明、合肥、石家庄、义乌、铜陵、开封和台州等
  • 近日,据36氪报道,优信CTO邱慧已经于年后发表内部信宣布离开。对此,优信回应称,邱慧离职后,仍然为优信集团顾问。据悉,这是从去年开始该公司第五位离职高管,此前CMO王鑫、COO彭惟廉、CSO井文兵和金融部总经理于景渊已陆续离职。另外,据媒体报道,在此次疫情中,针对其他工作岗位,优信采用了短期降薪措施。从底层员工到高管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降薪从20%到40%不等。这些
  • 据港交所官网披露,渤海银行于2月26日第一次向港交所呈交上市申请,此次赴港拟募集20亿至30亿美元,其中建银国际、海通国际、农银国际以及中信里昂证券为其联席保荐人。同时,招股书披露了渤海银行截至2019年9月末的详细经营情况。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9月末,渤海银行总资产为10957.92亿元,其中发放贷款和垫款6552.37亿元,占比为59.8%。渤海银行官网显示,
已加载全部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