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企业的战疫:做芯片的这个春节都帮别人找货了

2020-2-07 09:44     来源:凤凰网     

在除夕复工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对于家在武汉的王洪来说,新冠病毒的爆发,为今年春节创造了不一样的体验:父亲住院,家人被隔离。

而他所在的企业——华中数控,因为疫情蔓延,接到了来自全国各地雪片一样的订单。除夕,王洪和其他三四十位同事回到了工作岗位。王洪远程办公,其他同事则各奔天南地北。

华中数控,是武汉一家有着悠久抗疫历史的企业,早在SARS时期,这家企业已经开始为全国供应红外测温仪。这种仪器大多放在机场、火车站和医院,能够在行人没有任何感知的情况下,于七八米外检测出体温。

因为业务的特殊性,华中数控在一线的员工,就这样成了与医护人员并肩作战的战士。

他们活跃在很多场景。除夕夜,武汉版“小汤山”医院——火神山医院开建,数位工程师工作至深夜;大年初一,武汉的工作人员连夜赶往东北,为长春火车站安装调试设备;初八,工程师们前往武汉的医院工作,他们笑着说:我们不仅与死神擦肩而过,而且是与死人擦肩而过。

科技企业如何面对疫情的挑战?

这是一个纠结的问题。即便对于华中数控这样的企业来说,红外测温也只是公司的一块业务。抗疫情之外,其他业务不可避免地受到负面冲击。在疫情面前,危与机并存,似乎已经是比较好的局面,而更多的企业,不得不在焦头烂额的情况下,想着究竟应该怎么办,才能挺过这一轮疫情。

科技企业的战“疫”,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突发的疫情,就像上升趋势线中的陡然下滑,并不会改变未来的方向。CV智识采访了四家中小型科技企业,请他们谈一谈,疫情之下的危与机。

“这个春节都帮别人找货了”

芯片超人创始人 姜蕾

我做芯片分销已经十几年了,这个春节都帮别人找货了。

疫情刚爆发的时候,红外测温等设备需求猛涨。像华中数控、浙江大立这些企业,临时接到许多政府订单,要在一周内交付上线红外测温设备。

但是,企业的产能,平时没有那么大的量,可能他们一年有能力生产数千台,一般来说也就出货几百台。所以,这些企业没有备足料,尤其是非常缺芯片。

1月23日晚上,华中数控董事长陈吉红发了条朋友圈,说缺美国ISSI的内存芯片,放了一个电话求助。陈总的这个截图很快传遍了各大行业群,业内的人都帮他们找芯片,有人甚至直接找到了ISSI的董事会,所以这事当晚就解决了。

但是,发了这个需求之后,华中数控发现自己还缺十颗料,于是我在大年初二写了篇文章,帮他们一起找。

过年那个时间点,找货的关键在于找到货并且能发出来。华中数控这类医疗器械终端厂商,以往对接的大部分是外国的芯片公司,国产替代芯片很少。如果从海外进口,光报关起码得7天,那就只能从国内原厂代理商,和深圳华强北这类公开市场拿货。

初二那天,就是帮终端商到处找人。当时找到一个有货的人,在潮汕家里,他知道此事后马上赶回深圳,开仓放货。还有很多人找到我,愿意降价供给、甚至捐芯片。

忙活到晚上,就只剩两颗料了。有一颗是ADI的,有人帮忙找到了该芯片厂商亚太区的老大,让帮忙协调。ADI查代理商的库存,看哪家有,赶紧帮忙发货。

直到初八那天,有三个厂家,先后跟我提了几十万套红外测温设备元器件的需求,应该说现在需求还是十分旺盛。我甚至看到一个在深圳的工厂,他的客户写信给深圳政府,说为了抗疫情要做设备,恳请让深圳这家工厂开工。

不过,这次需求的急剧增长,还是暴露了一个问题,医疗电子供应链实际上是比较脆弱的。

医疗设备对于品质的要求比较高,同时电子物料占总体成本,比例没有那么高,因此医疗设备多用国外芯片,并且不会轻易变更。尤其是,要在一周内交付上线产品,这么急不可能用国产芯片来替换。如果要替换,要把芯片焊在电路板上做测试,短期内赶不上计划。

但是一直买国外的东西,疫情来了,发现着急的时候也跟不上。这个时候,国内的终端厂商可能会考虑多找点备胎,这给国产芯片开了一个机会窗口。

时间往后延的话,国产芯片或许能够在这轮疫情中有一波替代机会。最近,已经有国产温度传感器厂商找到我,说可以替换相应的国外元器件。实际上,已经有一些国产厂商做进去供应链了,他们会趁疫情的机会大力推广。

“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后期把现金流尽量控制一下”

武汉木神机器人CEO 辛亚运

我们是做物流搬运、服务机器人底盘研发的,公司在武汉和苏州都有办公室。苏州负责市场和财务工作,武汉是物流中心,收货发货都方便,因此主体公司在武汉,负责研发以及部分装配工作。

武汉封城的前一天中午,我们公司就已经放假了。在放假前一天(1月21号)我们已经对年后的工作做了详细的规划,任务都布置下去了:2月1号开工,2月17号所有物料到达武汉公司,2月29号给江浙沪、深圳、广州的客户供货。

看到武汉封城消息的时候,我第一反应就是2月份回不了武汉了。我自己是烟台人,公司里的员工也多来自武汉周边城市或省份,比如十堰、西安、山东、安徽等。

不只我们回不去,供应商的货也进不来。像我们这样的中小企业都是现款现货,不会有备货的情况。一般是客户下单之后我们才会备货,货进不来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我们没有办法出货。

现在大家都在说远程办公,但对于我们来说远程办公没有用。机器人设计需要根据实物尺寸纠偏,否则加工出来的东西没法用。如果送出去的尺寸有问题,后续的成本会更高,因为机器加工一次至少是五套起,五套的成本大概在10万左右。所以我们只能等武汉解封,实物到达武汉之后,再去设计、加工所需要的外形、尺寸等。

2019年的时候我感觉整个行业是稳中有下滑的状态,但到了年底的时候还是能够看到一些希望的。

因为我们的货是从2019年11月底开始出,每个月大概能出5套左右,后面出货量随着产品稳定也在逐步上升,我们能看到这个趋势,而且全国代理找我们的也很多,他们也愿意在一些条款上让步,比如代理费用。所以我们当时预计2020年应该会迎来产品生命周期最高峰阶段,一个月能出10台、20台。

但现在人到不了公司,远程办公又搞不定,物资也匹配不到,但我们每个月还有人力成本、房租、水电、物业,有些公司如果有贷款的还会有贷款利息,有的还会跟资方签协议,像对赌,年尾孵化利息之类的,这些都会对中小企业产生很大的压力。

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后期把现金流尽量控制一下。不过我们的现金流在行业中还可以,之后客户的需求量即使没有预想中那么大,但需求保持在去年的水平应该问题不大,所以控制之后我们的现金流可以做到盈亏平衡,最坏的结果就是发展慢一些。

“未来会面向B端承接一些技术服务类业务”

小贴显微镜创始人兼CEO 黄凯

我们公司主要是做显微成像技术,产品是便携显微镜。这次疫情短期内会对公司业务有影响,毕竟封城后,快递复工比较晚,货发不出去,研发人员也难以到公司参与研发工作。

疫情发生时我已经回到黄石了,目前只能在家跟公司同事线上办公。现在我们正在参与省科技厅针对疫情的科技攻关项目申报,希望能够用我们的显微成像技术为抗击病毒出一份力。

疫情发生后,公司同事都待在家里,但大家还是很乐观的。大家都相信疫情一定可以过去,并讨论如何将我们的专业技术应用到抗击病毒中去。

因为之前我们一直都对现金流问题控制的比较好,所以这个暂时对我们影响不大。未来我们也会拓展公司的业务,比如会面向B端承接一些技术服务类的业务。

疫情结束后,我们希望能将我们的便携显微镜应用到个人健康的日常监护中,让每个人都可以更加了解自身的健康。

“已经开始在家办公,为疫情结束后的开工做好充分准备”

博瓦科技CEO 胡亮

我们公司是做安检违禁物品智能识别系统的。本来年前就做好了规划,打算2020年开始在几个前期试点城市小范围部署我们的安检云盒项目,但现在由于这次疫情整个规划都延后了。

1月20号是我们公司原定的开年会的日子,之前还想好了年会有哪些活动,去哪里耍,后来因为这次疫情都取消了,只是在公司简短开了一个年终总结大会。

武汉封城的那天我还在武汉,当时首先要确保的就是员工的健康问题,那时大家对于未知疫情更多的是恐惧和担忧。但现在大家的情绪已经由原来的恐惧变成了互相鼓励,争取一起渡过难关。

最近同事们已经开始在家办公了,在网上把能做的工作先做好,为疫情结束之后的开工做好充分准备,尽量把疫情带来的损失降到最低。

希望疫情能早日结束,周围的亲人和朋友都可以顺利渡过难关,每个人都能看到春暖花开的日子。

科技新闻传播、科技知识普及 - 中国科技新闻
关注微信公众号(kjxw001)及微博(中国科技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免责声明

华云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0


推荐阅读
  • 据中国交通新闻网报道,2月27日,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对嘀嗒公司进行了电话约谈。要求嘀嗒公司要服从疫情防控大局,落实好企业主体责任。目前,嘀嗒公司表示,已暂停进出京跨城相关业务,并将积极配合各级政府主管部门,继续扎实做好疫情防控和运输服务保障等各项工作。据媒体2月27日报道,嘀嗒出行陆续恢复了成都、重庆、昆明、合肥、石家庄、义乌、铜陵、开封和台州等
  • 近日,据36氪报道,优信CTO邱慧已经于年后发表内部信宣布离开。对此,优信回应称,邱慧离职后,仍然为优信集团顾问。据悉,这是从去年开始该公司第五位离职高管,此前CMO王鑫、COO彭惟廉、CSO井文兵和金融部总经理于景渊已陆续离职。另外,据媒体报道,在此次疫情中,针对其他工作岗位,优信采用了短期降薪措施。从底层员工到高管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降薪从20%到40%不等。这些
  • 据港交所官网披露,渤海银行于2月26日第一次向港交所呈交上市申请,此次赴港拟募集20亿至30亿美元,其中建银国际、海通国际、农银国际以及中信里昂证券为其联席保荐人。同时,招股书披露了渤海银行截至2019年9月末的详细经营情况。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9月末,渤海银行总资产为10957.92亿元,其中发放贷款和垫款6552.37亿元,占比为59.8%。渤海银行官网显示,
已加载全部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