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店退市倒计时?

2020-3-20 09:20     来源:凤凰网     

3月18日晚,趣店发布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此前三季度的收入翻倍喜讯到此停止。

第四季度,趣店总收入19.32亿元,比上一季度的25.9亿元下降25.4%;调整后净利润仅1.57亿元,环比下降85.2%。从全年来看,趣店2019年全年营收88.40亿元,同比增长了14.9%;净利润33.52亿元,同比增长31.5%。

第四季度业绩骤降,导致趣店未达到“全年突破40亿元”的市场预期,至美股收盘,趣店股价暴跌20.59%,收盘价1.35美元,总市值3.42亿美元。

柒财智库高级研究员毕研广认为,从行业角度而言,第四季度助贷业务确实出现了政策的不明朗、行业风险的加剧等一些不确定因素的影响。并且,助贷行业在2019年四季度一定程度上到达瓶颈期,为发展增加了更多不确定因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今日(3月19日),消金时代报道称,趣店来分期2018年年末向刚满20岁的大学生放贷,造成该大学生征信报告产生四笔逾期记录,借款合同明确写的借款年利率8.5%,实际要求的还款金额年利率却高达35.98%。

违规发放校园贷,贷款利率比国家规定的最高标准26%高出近十个百分点。在国家明令禁止校园贷后陷入校园风波,背后是趣店高盈利对应的不相匹配的风控能力,以及助贷模式的隐藏风险。

眼下,除了股价一路向下的烦恼,趣店要开始为业绩“变脸”担心。毕竟,股票可以自己回购维稳,贷款却不能自产自销。

开放平台不灵了

市场预期下降,除营收和利润大幅下滑,更大原因是趣店核心业务吸金能力下降。

第四季度,趣店开放平台共计撮合交易80.2亿元,环比下降19.7%;开放平台第四季度实现营收6.49亿元,环比下降高达34.6%。

开放平台是趣店2018年第三季度推出的战略业务,将趣店超过八千万的用户(自己只服务六百多万)借贷需求分配给相应的放贷公司。本质上是通过分发自有流量,促成交易变现。既能将风险较高的用户分走,降低自身的逾期率,又能通过流量获得收益。

开放平台一经实行便成为趣店的核心现金牛,这一情况持续到2019年第三季度。

第三季度,趣店开放平台业务贡献营收9.93亿元,环比增速达150%。而第二季度,开放平台业务收入近4.0亿元,环比增长150.8%。趣店的整体增长动力都来自于此。

按照官方口径,第三季度开放平台为趣店净利润贡献了90%。为趣店第三季度总营收贡献四成的开放平台,是当之无愧的现金牛业务。剩下六成营收的业务,只贡献了一成净利,赚钱能力可想而知。

而第四季度,开放平台撮合数量和营收双双下降,意味着趣店核心业务的增长势头不再。

趣店一直以“善变”著称,从创立至今,校园贷、汽车分期、在线教育等,尝试过多种业务,集中进攻,失败则闪退。这种不设限尝试也体现在趣店的对外策略上。

2018年,趣店将总部迁至厦门,原来的对外沟通体系也由此改变。趣店将外部(媒体)沟通业务直接交给管培生负责,直接向罗敏报告。具体形式为“隔一段时间请一波媒体去厦门做专访”。

在趣店刚刚搬去厦门时,虎嗅曾向趣店约采访,得到趣店CEO助理王典回应是,不接受非合作形式的采访,书面采访也不行。这里的合作指对内容进行删改。业内人士告诉虎嗅:“罗敏把公关都开了,找媒体做专访只聊情怀,不谈业务”。

一位趣店前员工告诉虎嗅,趣店本身极具罗敏的个人风格——将事情简单化处理,轻战略重执行。“用户主要是从支付宝导流过来的7000多万,资金主要是上市融资加上日常盈利。”他认为,在用户和资金储备上取得优势就能赢,其他的意义都不大。

赚自己的钱买自己的股票

事实上,对于第四季度的财务数据下降趋势,趣店早有感知。

2020年1月17日,趣店宣布撤销此前公布的2019年盈利预期,并称不再公布2020财年业绩指导。再往前,趣店在第三季度财报发布后,将全年净利预期降低至40亿元,而这距离趣店将全年盈利从35亿元上调到45亿元不过半年时间。

为了缓解不再公布财年业绩指导对资本市场的刺激,趣店宣布将在未来30个月回购5亿美元的股票。按照趣店当时的市值近12亿美元计算,计划回购的股票占股票总市值近42%。

但现在趣店的市值已经缩水大部分,即使计划仅实行了一半,还剩下2.5亿美元的额度,趣店剩下的股票也大概率会被自己买完。

回购股票是上市公司的惯常操作,或是优秀的上市公司为了给股东和股民分红,如微软和苹果;或是看好自己公司的长远价值,为提振股价,稳定市值回购。但自己把自己的股票都买完的却少见。

在以往的操作中,趣店多次回购股票,花费近30亿元。2019年5月,蚂蚁金服宣布不持有趣店股份,支付宝上的流量入口也在不久后关闭。此前一天,趣店回购了原第三大股东北京昆仑万维全资子公司Kunlun Group Limited的股权。

虎嗅分析师李彤称,国内公司在国外上市,多次且数额巨大的回购,大概率是为退市做准备。

趣店自2017年11月上市至今,两年半时间股价从35.45美元降至1.35美元,市值从巅峰时期的113亿美元下跌至3.42亿美元,缩水了97%。

也就是说,彼时价值一百多亿美元的股票,趣店现在可以用不到四亿美元买回,怎么算都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但趣店CEO罗敏不会容忍这种情况出现,毕竟当年市值百亿时他立志称:趣店市值不到1000亿美元,他不再领薪水和奖金。不过世事难料,不久前还作为趣店财报发言代表,宣布盈利喜讯的CFO杨家康,也被官宣辞职。

作为曾经的互金市值第一上市公司,趣店的诸多不确定性引发了其是否会就此走向下坡路的讨论?“从政策层面上来看,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2019年在年底推出的关于金融机构互联网放贷暂行管理办法,等于给一些助贷公司一条活路。”

毕研广认为,助贷业务本身的问题在于钱来自于金融机构,但是业务模式To C端。基于这一情况,助贷公司往往会借助互联网进行放贷,放贷门槛底、借款人的信用程度也不高。目前相关政策还没有完全落地,不排除落地之前会进行行业洗牌。

言下之意,趣店在资金和用户的加持下,大概率不会被洗掉。但监管办法落地后,监管对助贷平台的自身能力、业务模式以及态度,都会让类似的金融机构日子不太好过。

科技新闻传播、科技知识普及 - 中国科技新闻
关注微信公众号(kjxw001)及微博(中国科技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免责声明

华云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0


说点什么

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
推荐阅读
  • 昨日,搜狐董事局主席兼CEO张朝阳在接受采访时,针对“罗永浩直播卖货”一事表示,“我觉得不断地尝试这种精神可嘉,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是非常好的精神,我还是比较看好。”此外,对于搜狐视频是否会考虑直播带货的模式,张朝阳表示,未来也可能会尝试。罗永浩作为前锤子科技CEO,手机业务曾遭遇溃败,而他的首次直播卖货则十分成功。在他3小时的直播里,卖货超1.1亿元,观看人数超4800
  • 北京时间4月2日晚间,瑞幸咖啡发布公告承认,2019年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期间存在伪造交易行为,涉及销售额大约22亿元(约合3.1亿美元)。截至昨日收盘,瑞幸咖啡收盘暴跌75.57%,收报6.4美元,市值蒸发49.5亿美元,约合350亿人民币。4月2日,瑞幸咖啡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监管文件显示,公司董事会成立了一个特别调查委员会,负责对2019年财年财报审计期间的问
  • 据外媒报道,得到软银投资的网贷平台Kabbage在过去一周已经停止向小企业发放贷款。另有消息称,Kabbage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高管已大幅减薪,且大批员工停薪留职。资料显示,Kabbage是一个美国小企业在线贷款平台,创办于2009年,总部设在亚特兰大,自创办以来已累计向数以千计的小企业发放了超过90亿美元的贷款。
已加载全部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