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程梁建章被指冷血:在肺炎疫情中漠视生命 领0薪只是姿态

2020-3-20 09:22     来源:凤凰网     

在全世界遭遇肺炎疫情冲击之际,作为在线旅游行业的老大,携程受到冲击。

财报披露,携程降低了对2020年第一季度预期,预计2020年第一季度净营业收入同比下降45%-50%。

为应对这场危机,携程号称进行了两场“战疫”,第一阶段是保障消费者权益、帮扶产业链供应商;第二阶段则是联动数百个目的地、全产业链资源方共同启动了“旅游复兴V计划”。

为做好长期“战疫”的准备,携程CEO孙洁还宣布,其将与董事长梁建章带领集团高管做出表率,从3月开始0薪;公司高管层也提出自愿降薪,最低半薪,直至行业恢复;其他员工暂缓涨薪。

携程这一切举动外界都可以理解,不过,携程创始人、董事长梁建章在疫情中的表现则差强人意,甚至被指冷血,漠视广大人民的生命。

梁建章在肺炎疫情中漠视生命

早在武汉封城的第二天,梁建章就发文,用计算公式来计算感染人数和死亡率,称由已知感染人数,及估算的传染倍乘系数,可大致推算出最终感染人数。根据这个感染人数和死亡率,可进一步估算整个疾病感染期间的平均死亡风险。基于目前公布数据,这个风险虽不能掉以轻心,也没有必要诚惶诚恐。

“我们假想在疫情得到遏制之前,也就是传染倍乘系数降到临界值1以前,不幸有3万人感染,再假设之后强力的措施将倍乘系数控制在0.8以下,那么最终感染的人数为12万。如果该病死亡率为5%,最终死亡人数则是6000人。”

梁建章说,毫无疑问,6000人死亡是一个巨大的悲剧,对于不幸遭遇劫难的个人和家庭来说,更是天崩地裂。但从社会整体角度来说,这所对应的风险真的没有必要引起恐慌。实际上,中国在2018年因交通事故死亡的人数就有63194人,因此1500人死亡大概相当于1个月内的交通事故平均死亡人数。

“也就是说,疾病的整个感染过程给一个普通人带来的死亡风险,大致只相当于一个月里使用交通工具所带来的风险。如果一个普通人不会因为惧怕这个风险,每年选择一个月拒绝乘坐任何交通工具,那么他或她也没有必要因为新型冠状病毒的疫情而诚惶诚恐。”

那个时候,正是武汉疫情爆发最严重时,相比于武汉人民的性命,梁建章更在意的还是携程的业绩不要受到太大影响。若真因为疫情中国死亡6000个人,对于梁建章自身的家庭来说,也是没太大关系的。

作为中国的顶级富豪,他们可以享受最好的医疗,可以躲在海外,毫发无损,但时代的一粒灰,落在每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当前中国3000多人的过世,就相当于3000个家庭的毁灭。

事实证明,梁建章的理论完全是错误的,如果不是国家采取了雷霆手段,不是广大医护人员肉身相博,不是全社会努力,后果不堪设想,中国的经济也会因为疫情而跌入深渊。看看当前意大利、西班牙、伊朗的感染人数和死亡率,可以想象这个病的可怕。

只隔离7天是个错误建议

2月12日,梁建章又说,中国采取的隔离方面也要更加精准。目前对于很多返程人员,部分地区要求一律自行隔离14天。表面上看,这自然是为了将风险降到最低点。但实际上,返程人员到底来自疫情严重地区还是其他地区?返程之前在当地是否接受过隔离?这些变量会导致传染风险出现天差地别的变化,如今一刀切地全都要求隔离14天,显然并不是最科学的做法,也可能稀释基层日趋紧张的防治资源。

现在很多地方,交通设施和小区采取以户籍作为隔离依据的粗暴方式,使得很多人在各地被重复隔离甚至无家。更为理性而有效的做法,应当在国家出面,组织专家,出台评估风险的相关规则以及针对不同风险等级的不同措施,避免各地制定重复和过激的限行和隔离政策。

政府还可以利用移动通信技术,根据个人在短期内的旅行轨迹,来估算相关人员的感染风险,进而作为各地采取限制措施的依据。如果国家的隔离和限行规则能够执行到位,确保现在进入低发地区的人都是低风险的,在这些地区也不需要大面积带口罩,这样口罩也就够用了。

梁建章说,隔离时间也不应追求要做到零风险,对于无症状者甚至不需隔离14天,只要下降到和当地普通人群差不多就可以放行。按照梁建章给出的简单模拟估算的数学模型,隔离7天就能成功排查出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感染者,也就是说把风险降低到了只有原来的百分之十。如果,对于很多人群可能隔离7天就够了,就会大幅降低经济和社会成本。

实际上,只隔离7天这个说法也是严重错误的。当前,武汉的新感染者人数已经出现大幅下降,但在3月中旬连续4,5天,出现了隔离人员受感染的情况,而这些人很多在家里已经隔离了很长时间。

当初上海复工的时候,很多上海人民忧心忡忡,称自己在家里封闭了这么久,很多人从外地来,人群的密集度就会大幅增加上海城市的威胁。其实,只隔离7天才是给社会增加隐患。

变相鼓励国人出行 给抗疫工作带来困扰

3月11日,梁建章又发文,称该给中国经济摘掉“口罩”了。梁建章的具体建议是,将资源集中在重点地区和重点领域。

比如根据最近这段时间的数据来看,接下来的防控重点主要是两个方向:

一是武汉。近期在每天新确诊的本土病例中,绝大多数都出现在武汉这一座城市,所以未来必须继续保持对于武汉的有效隔离,以及尽快诊治当地的存量病例;

二是境外。近几天在上海、北京、甘肃等地区,相继发现来自境外的输入性病例,所以从出入境部门开始,政府需要对于境外来客加强排查力度。而在排查过程中,可以借鉴之前对国内各地区划分不同风险等级的做法,重点关注来自意大利、伊朗、韩国等疫情严重国家的游客,并要求采取包括自我隔离在内的较高的防控等级。相比之下,对于来自其他地区的境外游客,则采取程度较低的措施。

梁建章认为,通过这种分级管理方式,在疫情防控与对外开放之间实现平衡,避免因为一刀切政策而切断中外的正常人员交流。否则,一旦人员交流受阻,必定会让中国经济因为开放不畅而蒙受巨大损失。

梁建章还喊话说,为了避免经济脱钩的风险,必须全方位地加强和世界的交流,包括商品交流、信息交流,资金交流和人员交流。在人员交流暂时受阻的情况下,保持信息和资金的开放就变得更加重要。

梁建章的这个建议也充满了漏洞,在海外疫情逐渐严重的情况下,此时就应该更严格。

以最近引发河南人民愤怒的郑州毒王为例,这位郭某鹏在国内疫情处于乌云密布、前路未卜时期,从北京飞到阿联酋阿布扎比,待1天后又飞到意大利米兰玩了整整5天,最后折返到阿布扎比登机回国。

回国之后,从北京到郑州,又从家里到公司,郭某鹏一路都是乘坐大巴、高铁这种人流量密集的交通工具,最终,郭某鹏成了“病毒传播机”,对郑州,乃至整个河南的经济都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3月6日,携程携程召开线上发布会启动“旅游复兴V计划”,联合百余目的地,万家品牌共同投入10亿元复苏基金,促进旅游消费,振兴疫后旅游经济。

梁建章称从经济学家的角度分析:“复兴计划是要在确保疫情防控到位的前提下,避免“一刀切”,建立与疫情防控相适应的行业复苏秩序,推动逆境中的经济振兴。”

据携程的说法是,该倡议获得数百个目的地的响应,国内29个省份,超过50个省/市级文旅部门表示支持,其中河南、贵州、上海、广西、天津、江西、西安、广州、沈阳、湖州、黄山、青岛、丽水已先后与携程集团针对疫后旅游复兴达成了的初步合作意向;海外包括新加坡、澳大利亚、以色列、阿布扎比、冲绳、印尼、泰国在内数十个国家/地区目的地旅游局都已经或正在推出具体的振兴旅游经济的举措。

这个举动其实也是不可取的。携程是变相鼓励国人出行,最近,各地就持续爆发出外出旅游,导致肺炎感染,给各地都埋下了很大隐患。

有业内人士指出,作为一家管理几万人公司的董事长,动辄从公司利益角度出发,给管理14亿的大国提建议,但往往建议又是屁股决定脑袋,而14亿的管理和几万人的管理的难度系数肯定差好几个层级,从国家层面来说,人民的安全肯定比暂时的经济利益更重要。

当前,梁建章和孙洁说做表态领取0薪水,外界不必多鼓掌,说得多高尚。对于梁建章和孙洁这些精英来说,其获利最多的地方并非是靠工资,而是股票。

自疫情发生以来,携程股票持续下跌,当前市值跌至约130亿美元,股价下跌给梁建章和孙洁带来的损失,已经远远超过不领取工资的损失。

梁建章一直自喻为人口学家,鼓励生育,这本也是好的方向。不过,也有很多人对梁建章不满,称其只空喊多生育,却从来不提高压力下人民如何养。

科技新闻传播、科技知识普及 - 中国科技新闻
关注微信公众号(kjxw001)及微博(中国科技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免责声明

华云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0


说点什么

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
推荐阅读
  • 昨日,搜狐董事局主席兼CEO张朝阳在接受采访时,针对“罗永浩直播卖货”一事表示,“我觉得不断地尝试这种精神可嘉,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是非常好的精神,我还是比较看好。”此外,对于搜狐视频是否会考虑直播带货的模式,张朝阳表示,未来也可能会尝试。罗永浩作为前锤子科技CEO,手机业务曾遭遇溃败,而他的首次直播卖货则十分成功。在他3小时的直播里,卖货超1.1亿元,观看人数超4800
  • 北京时间4月2日晚间,瑞幸咖啡发布公告承认,2019年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期间存在伪造交易行为,涉及销售额大约22亿元(约合3.1亿美元)。截至昨日收盘,瑞幸咖啡收盘暴跌75.57%,收报6.4美元,市值蒸发49.5亿美元,约合350亿人民币。4月2日,瑞幸咖啡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监管文件显示,公司董事会成立了一个特别调查委员会,负责对2019年财年财报审计期间的问
  • 据外媒报道,得到软银投资的网贷平台Kabbage在过去一周已经停止向小企业发放贷款。另有消息称,Kabbage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高管已大幅减薪,且大批员工停薪留职。资料显示,Kabbage是一个美国小企业在线贷款平台,创办于2009年,总部设在亚特兰大,自创办以来已累计向数以千计的小企业发放了超过90亿美元的贷款。
已加载全部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